教育理念
当前位置:教育理念 > 教育平台 > 文章内容
母亲讲述了我和母亲之间的亲情故事
发布日期: 教育理念    点击率:147
   教育平台

  

  

  

  

  

  

  

  

  

  

  

  

  

  

  

  

  

  

  

离开我已经整整十年了,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淳朴憨厚的勤快人,她整天都忙进忙出的操劳,从来没有过过一天清闲的日子。

对于母亲,我除了爱和思念更多的是敬佩。 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只能靠从早到晚的干农活儿挣点儿钱供我和弟弟上学。

记得那时候家里的地很多,种了大片大片的玉米和麦子,就连院里的那一小块地,都被母亲搭上了黄瓜架。 或许在潜意识里我知道自己有当大哥的责任吧,从小到大我都显得比同龄人成熟懂事,所以当弟弟和同龄的孩子还在到处疯玩儿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跟着母亲在地里干农活儿了。 其实我特别喜欢和母亲在一起给地里的玉米施肥,给麦子浇水,因为有母亲在身边总让我很踏实很有安全感,我喜欢听母亲的对我说话,喜欢看见她高兴的对我笑。 后来我和弟弟上小学了母亲和父亲为了能多挣钱,每天天不亮就开着拖拉机去工地运送水泥和沙子。 为了省钱他们从不雇人帮忙装卸,都是母亲自己抡起大铁锹和父亲一起装车,中午饿了简单吃几口,到了晚上才进家。 吃完晚饭后,父亲开车累了一天,喝点小酒解解乏就睡了,母亲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给我俩准备第二天的早饭、再整理好我俩上学的书包,收拾完庄稼之后才能去休息。

在我眼里,他们都是那么的忙,忙得都没时间跟我和弟弟说说话。 那时候的我天天都盼着下雨,因为只有下雨天母亲和父亲才不能出去干活儿。 在那难得的下雨天里偶尔我们会在一起打打牌、聊聊天儿,记忆里我们一家四口边说笑边打扑克的情景真的算是好的时光了。 上学后弟弟我俩那时候很调皮,有时候知道母亲和父亲回来的晚,放学后会到处乱跑,很晚才知道回家。

当浑身脏兮兮的我们出现在母亲面前时,我俩的就是一顿打。

挨完打之后我俩心里都挺委屈的甚至对母亲还有些怨恨,现在想想这也是母爱的一种表达方式吧,只是当时我俩并不懂得这些,每次都是倔强的不肯认错,常常惹得母亲含着叹气。

慢慢的随着我俩的长大,我俩犯错之后母亲也不怎么打我们了,而是每每都不停的叮嘱我,叫我看着弟弟别到处乱跑,下了学就回家,我这个当大哥的要给弟弟做榜样……现在想想这也许母亲是为了让我将来能替她好好的撑起这个家吧。

在母亲的教导下,我渐渐懂得了身为大哥自己肩上的责任,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和人情世故。 到了冬天,工地停工了,没有人再需要用拖拉机运送材料了。 闲不住的母亲又从舅舅那儿学会了养蒜黄。 现在想想其实养蒜黄是最累的,因为蒜黄这东西的收割是有时间性的,母亲需要在凌晨2点去割蒜黄,然后再顶着刺骨的寒风骑着三轮车赶在4点之前运到离我家很远的荷花坑菜市场卖给批发的商贩,因为晚了就卖不出去了。

母亲从菜市场回来的时候我和弟弟才刚刚起床,她顾不上休息又要照顾我们俩,等我俩上学了,她还要把家里的地和院子收拾完,再料理料理第二天需要割的蒜黄。 记得那时候,我和弟弟最的就是母亲时常会在卖完蒜黄后给我俩买很多好吃的,虽然这在现在不算什么,但在90年代那会儿,尤其是我们农村孩子,能吃到羊肝羹、果丹皮是多么难的事啊!我觉得那时候的滋味是我一生最美好的。 记得是在我和刚上体校小学六年级那年,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了,在全村人羡慕的目光中我们家盖起了宽敞明亮的大瓦房还买了辆大货车,那时的自己真的好高兴,好有优越感,家里的变化强烈的满足了自己小小的虚荣心。 但在高兴之余我并没有注意到父母那日渐消瘦的身影和他们手上越来越厚的茧子。 后来我和弟弟也算争气,双双被选入体校上初中,开始寄宿在学校里。

每天一大早就去晨练,吃点儿饭就要去上课,下了课还要去运动场上训练,只有周末放假才能回家。

虽然训练很苦很累,时常也会受伤挨骂,但我俩愿意吃苦,除了对篮球的热爱之外更多的想法就是不能白练,不能给父母丢人,被教练轰回去会叫全村人笑话的。

上一篇:母亲节百名妈妈突然进军营,兵儿子们给妈妈献上一个拥抱 下一篇:每一年统招研究生都和双证在职研究生同步进行吗